天蝎殇雪

惊梦(一)

大改
古代架空







1.
 是夜,一片暗云遮掩了本是皎洁的月光,空中似只剩一点紫微星的光芒。
 也不知这帝星,究竟能不能顾得了整片人间大地?

 阎森侧着身子,眯着眼看向窗外,盯着那点星光,眼中像是波澜不惊。梨花的清香幽幽萦绕在鼻尖,全然算不上柔和的风将他才打开的窗撞回原处。左手的食指指尖轻轻地拂过右手手腕,阎森无声地笑:这风要是刮上最夜,明早怕是要落得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还是身边那人闹出的声响让阎森回了神,便不由得去看他是个什么情况。

 嘴唇嗡动,却不成言语。阎森看着他有些欣喜的神色,好奇地凑过去,细细地听。

 ……
 默默躺了回去,阎森捏紧了右手。

 森。

 他说。喜悦之情溢出,仿佛还是没多少烦恼的少年郎。


 
 王励勤睁眼时不过清晨。他用还夹杂着些许留恋意味的眼神回敬迎接他的一缕阳光,然后看向阎森,笑得温柔。

 梦里有着腼腆微笑的清俊剑客,挑断素色轻纱的剑锋,随风卷下、拂过衣角的木叶,不远处友人爽朗笑着扔来的酒囊……

  而梦中的人正在自己面前,近的像是要给他一个蝴蝶点过花瓣那样轻柔的吻。王励勤刚想伸手抚摸一下那人额前微动的碎发,却被清亮的眸子盯得止住了手。阎森眼角的细纹彰示着这显然不是还在梦中,轻颤的右手尾指更是让人完全的清醒过来。

  “越老越会梦到年轻时的意气风发?”阎森索性起身去更衣,还不忘打趣一句。

  王励勤看着他的背影,勉力笑道:“不过是近来有些感念。”想想又添了句“我还不算老。”夹着半分较真的话语倒是让阎森听得轻松。

  “行行,再怎么我还在你前面呢。”

  阎森穿好自己的玄衣,转身对着王励勤,“确定这次我要的都备齐全了?”

  “嗯。”

  从两人在师门相逢以来,阎森从来都不亲自收拾行囊,一直都是王励勤任劳任怨地帮他。但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了,这是王励勤第二次不想任阎森一个人出去。

  挽留的话语在舌尖转了转,还是被咽下。王励勤只能不情愿地看着阎森擦拭那柄银白的剑。

 阎森低着头,像是专注于手中的动作。剑身反射的阳光照到桌上的紫翎上,有些刺眼。

  “大力,你要守在这里。”阎森的左手食指指尖在剑柄的细纹上划过,他用余光瞥到放在紫翎旁的重剑,“哪怕再危急,你不能动。”

  “我知道。”就是难受。

  王励勤盯着自己的右手,苦笑,“也就只有我能待在这鬼地方,还不招人嫉恨。”方才那梦要是继续下去了,怕也是接不住那扔来的酒囊了吧。

 “森······”

  “我一定行事小心不给敌人暗算的机会不留痕迹不暴露不会将就着过日子会认认真真记好你的叮嘱会照顾好自己会有时间就给你来信。”阎森抢着说完,面带得意之色,“还有什么。”

  王励勤缓缓眨眼,“还有你能不能不要再把我放出去送信的鸽子···炖了吃掉···?”

 重重地将剑归入剑鞘,阎森抬眼,“你记错了,那是小辉动的手。”

  “还有,咱家的信鸽是不是可以再长点肉。”

  “等你回来亲自喂才好。”

  “好。”



不相忘于江湖(断章)

夏日的阳光透过树叶洒落,留下斑驳的树影。夹着热气的风吹过人的衣领,并不惬意。阎森抬头眯起眼逆着光看去,拿右手挡在面前,于是只剩点点阳光映到眼底。垂着的左手,食指在烟上敲击。

秦志戬在一旁,左手指间夹了燃着的中华烟递到嘴边,看着另一个方向。

训练馆
正门

“打个招呼去?”
秦志戬向正走出门的人挥挥手,话却是说给身边的人听。

阎森平静地吸一口烟,盯着秦志戬缓缓呼出那烟雾。秦志戬就笑着任他瞧,眼角的细纹不见蔓延。

“没那必要,”阎森摇头,“没啥好说的。”

秦志戬上前一步,缩短两人间的距离,右手抓上了他折起的衣领,“你这样才是没必要,分个手还真要老死不相往来吗?”

“没有…”
阎森试图辩驳,还是耷拉了头: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毕竟……和以前还是不同了。
“好吧,我过去。”

将手中的烟按灭在一旁的铁皮垃圾筒上,阎森在友人的注视下迎上对面的两人。

“……”阎森抬头——那两人都比他高一些,视线在更高的人脸上停留很久,“恭喜啊,第三次圣勃莱德杯”
又看向另一人,露出清浅的微笑,无意识地摸过自己的右手,“许昕,可要跟着da…王励勤多学学。”

“嗯!森哥。”许昕和这位颇有缘份的前辈交集不很多,但少年的心性终归是活泼,笑起来还有几分傻气。

果然,还是新人有意思。
看了眼偏过头沉默不语的人,阎森依旧挂着笑容,从他身边走过。
相背而行。